|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高级搜索 标王直达
排名推广
排名推广
发布信息
发布信息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宏观经济 » 正文

结构性减税面临两难困境 降低增值税率呼声再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1-04  浏览次数:764
核心提示:来源:第一财经日报随着政府主动扩大财政赤字和降低税收的增长率目标,市场预期2013年结构性减税的力度将会大于去年。但由于财政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随着政府主动扩大财政赤字和降低税收的增长率目标,市场预期2013年结构性减税的力度将会大于去年。但由于财政收支压力日益凸显,政府是否真正有决心进行大规模的减税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多位财税专家均表示,进一步降低增值税税率已经成为中国结构性减税不能回避的领域,同时,还应该继续上调中小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的起征点,使减税政策有更大覆盖面。

相比于财政资金的总量问题,财政支出的结构性问题更加突出,大量行政开支和低效的财政补贴侵占了减税的空间,财税支出结构调整也刻不容缓。

收支矛盾挑战减税

本报之前已从权威人士处获悉,2013年,中央政府拟安排财政赤字1.2万亿元,比2012年8000亿元的安排规模增加4000亿元,增幅达50%。

据媒体报道,国家税务总局年前在年度工作会议上提出,2013年税收增长目标设为8%,而2012年初所定的税收增长目标为9.6%。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赤字扩大和税收收入增幅目标的降低表明政府正在为进一步减税留出空间,2013年企业税收负担也有望减轻。

中国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认为,新领导集体执政的第一年就提出扩大赤字,可能表明减税的力度会大于以往。

据中国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报告2012》课题组测算,2012年减税的额度只有900亿元,对国民经济、居民消费的影响较小。

但2013年真正能够达到的减税规模还要看政府的决心,财政收支压力可能会成为重要的考虑因素。

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年前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主办的“财经战略年会2012”上表示,中国经济进入次高增长已经成为共识,经济次高增长带来财政收入带有倍数效应的低增长——2012年1到11月份,GDP降了两个百分点,财政收入就降了18.6个百分点。

王保安说,财政收入虽然低增长,但财政支出如社会保障、国防、行政支出等必要的刚性支出却无法压缩,而且在产业结构领域,很多法律法规都规定该领域的财政支出必须高于经常性的财政支出,这类法定的支出也减不下来。

财政收支矛盾日渐突出也成为财政部高层的共识,除了王保安之外,财政部另一个副部长李勇也公开表示,财政收支矛盾将在未来一段时期逐渐显露出来。

增值税税率需下降

财政部年前提出2013年的首要任务是,结合税制改革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加快推进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工作,落实好支持小微型企业发展的各项财税政策,完善稳定出口政策,落实好其他各项税费减免政策,减轻企业和社会负担,推动经济结构调整。

这是结构性减税的方向之一。财政部部长谢旭人还表示,下一步合理调整消费税范围和税率结构,将部分容易污染环境、大量消耗资源的产品等纳入消费税征收范围,增加消费税应税品目,充分发挥消费税促进节能减排和引导理性消费的作用。

营改增、消费税改革以及小微企业减税将成为2013年结构性减税的三大重点。

杨志勇年前在“中国中小企业发展全景峰会”上表示,下一步还应该大幅提高个体工商户的营业税和增值税起征点,虽然2011年起征点从5000元调到20000元,但仍然过低,大幅提高起征点之后税收优惠政策能够覆盖到更多规模较大的个体工商户。

杨志勇通过对不同规模的企业税负分析后发现,中型企业在中国的税收负担可能是最重的。大企业虽然税负重,但可以获得国家补贴,而且大企业基于对地方经济的重要性,它们与地方政府的议价能力也高,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大企业税负肯定不是最重的。相比于小微企业能享受到政府扶持政策,中型企业处于“两不管”的状态,下一步政府应该出台更多的政策减轻中型企业的税负。

刘煜辉认为,中国减税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政府若进行大规模的减税,就必须从主体税种入手,应该结合营改增改革,将增值税降低2~3个百分点,才能真正达到减税的效果。

杨志勇也认为,虽然增值税税率下调还没有看到时间表,但肯定是大势所趋。

财政补贴结构待调

与总量矛盾相比,中国公共财政收支的结构性矛盾亦非常突出。刘煜辉认为,财政支出的改革迫在眉睫,一方面要压缩政府的一般性支出,另一方面必须重新调整财政补贴的结构。

刘煜辉称,从中国财政支出分类可以看出,有20%左右为其他支出。这类其他支出中很大一部分是“三公”支出,浪费严重。这部分支出进一步压缩后,可以为减税留出空间,也可以提供更多的民生公共品。

刘煜辉还表示,近年来政府还出台了大量的产业政策和区域政策,每个政策几乎都需要有财政补贴相配合,财政补贴负担很重,而且效率不高。他建议,整顿庞杂的产业政策和区域政策以削减庞大的财政补贴和转移支付。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的财政政策应该是结构性调整为主,需求导向为辅。结构性调整未必需要大规模地增加财政支出以及减税,关键是要系统地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和优化税制结构。

王雍君也建议,国家在公共支出方面应该较大幅度调整产业补贴,要把这些有限的财政资源投入到国家亟须发展的产业中去。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